想要一片二向箔_红花酱

长白山波函数观测者

健身馆放了song2!

它毁了你吗
不,不是
是我的傲慢和自负
它们从内部刺穿了我

I appreciate

每逢过年必发烧……头疼到抢地

我永远喜欢莲雾

天越来越冷了

白裙少女的肖像模糊
溶解在夜色中
留下一点甜美的张弦月

“剑与剑彼此谩骂,丰特努瓦的剑可笑,因它只是块废铁;马伦哥的剑丑恶,因它只是把马刀而已。昔日否认昨日,人的情感已无所谓伟大,也无所谓可耻了。” ​​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