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要一片二向箔_红花酱

长白山波函数观测者

天哪,我把我的叽叽从穆拉文斯基那里收还,再交给您

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ёва:

万粉贺,交出我的连斯基(泣)

太过分了呜呜

从凶险和泥泞的沼泽中
我悄悄长大,像芦苇般沙沙有声,
既迷恋,懒散,又温情地
呼吸着被禁止的生命。
我叶片低垂,谁也不会发现,
暂时栖身在冰冷和泥泞里,
只有短促的秋天
用低声的问候向我致意。
这残酷的侮辱使我幸运,
在如梦的生活中,
我悄悄地羡慕每一个人
并且对每一个人都暗暗衷情。

蹲东北乡下的泥坑拍夏季大三角
(而今年我又是天津四23333

健身馆放了song2!

它毁了你吗
不,不是
是我的傲慢和自负
它们从内部刺穿了我

I appreciate

每逢过年必发烧……头疼到抢地

我永远喜欢莲雾